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收藏本站 返回首页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探秘>>   文物百科>>  

李震墓壁画赏析

发表时间:2017-03-27 17:22:57浏览次数:

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最为辉煌的时期,也是我国仕女画的繁荣兴盛阶段。唐代仕女画以其端庄华丽,雍容典雅而著称,如张萱的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、《捣练图》,周昉的《簪花仕女图》、《挥扇仕女图》等。这些画均向人们展示着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的唐代美女形象。但它们所表现的无一不是上层贵族妇女的生活情调。这里我们来欣赏昭陵陪葬墓李震墓出土的两幅风格、选材及创作对象完全不同的唐代侍女图。

在欣赏作品之前,有必要先说说仕女与侍女二者的区别何在?仕女一般指官宦人家的女子或指仕女画中的人物,其形象多属于封建时代中的上层美女。侍女则是古代宫中侍奉君王后妃的年轻女子即婢女或女仆,也有王孙公子、高官贵族府邸的婢女。简单地说,仕女的地位要比侍女高,前者是被人侍奉,而后者是侍奉人的。

封建社会侍女一般都是主人花钱买来的。所以,侍女不但没有人身自由,也没有独立的人格,她们只是主人的“物件”。既是“物件”,那她们就只能任由主人摆布,并有着一系列严格的奴婢制度必须遵守。她们身处深宅大院,封闭、禁锢、压抑地生活着,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犯条规,以致酿成大祸,随时有可能受到严惩,甚至是性命不保。然而,昭陵陪葬墓李震墓出土的《逐鸭图》和《嬉戏侍女图》形象而真实地再现了唐代侍女在高墙大院内的另一种生活瞬间。

《逐鸭图》绘于第三过洞东壁,宽80厘米,高100厘米。图中绘一白鸭,脖子高扬,抖动双翅,欲跃身啄侍女,动态十足;侍女既惊怯又愠怒,右手本能的提裙自护,左臂扬起,以长袖逐鸭。画家以锐利的艺术目光,捕捉了这一生活瞬间,挥毫泼墨,用笔奔放,画得人鸭栩栩如生,情趣盎然,具有浓厚的画面感。此画以题材新颖别致而与章怀太子墓出土的《观鸟捕蝉图》相媲美。

《嬉戏侍女图》绘于第三过洞东壁,宽70厘米,高100厘米。图中两位侍女恣意嬉戏,后边侍女左臂从腰际前身,搂住前边侍女并紧紧抓住前边侍女的右手,其右手又前伸,似乎要夺取什么东西;前边侍女左手横持团扇,扭动腰肢,现出力图摆脱的样子。画家在创作这幅画时,紧紧抓住一个“动”字,使作品中的人物因嬉戏争抢而身体摆动,长裙摇曳,活现了人物婀娜多姿的身段和天真活泼的性格。画中侍女着装也十分特别,二位侍女均穿窄袖衫,披长披帛,但均系层裙,底裙为红白相间条纹裙,外套红长裙,裙摆过膝。系层裙的侍女在唐墓壁画中实属罕见。

墓主李震,唐英国公李勣之子,贞观九年(635)以门荫入仕,高宗时历任守宗正少卿、泽州刺史、梓州刺史等职。麟德二年(665)薨,袝其父茔而葬昭陵。1973年,李震墓依法发掘清理,出土大量珍贵文物。

这两幅壁画人物形象均富有朝气,泼辣干练,生活气息浓郁。或逐鸭或嬉戏,画家恰如其分的处理达到了完美的艺术效果。当然这与画家身后的艺术底蕴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但不可否认,也跟唐代社会的开放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当时侍女相对比较自由,不但可以跟随开明的主人出入豪门贵族,也可以三五成群,趋走闹市,因此她们的一举一动、一笑一颦才被画家所熟悉,使得画家在创作她们的形象时能够形神兼备,贴近生活。

李震墓出土壁画中的这两幅《侍女图》如唐代侍女图中的一股清流,带给观众一种新鲜别样之感,同时也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唐代宫廷计贵族府邸侍女的着装、打扮及生活状况提供的难得的实物资料。(昭陵博物馆 董朝霞)